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xy.1226的博客

 
 
 

日志

 
 

I have a bike:D23 普安-梓潼  

2012-11-01 18:26: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8月25日,骑行第23日。晴。

今天的上午依然重复着昨天的故事。我一个人早起早行已经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了,现在,两个人,更困难了。

8点半多艰难起床,9点多开吃早餐。

出门在外,我尽力作一个低调的人、和气的人、没脾气的人,有时还要特别装成极有修养之人。我告诉老板,包子太咸,老板说,淡了没味道,我说,那为什么豆浆会如此之淡呢?你确信放豆浆了?我尽量用平实的语调和和善的表情对那个早餐店的女老板说,多年以来,走过很多路,吃过各种早餐,如此咸的包子和如此稀的豆浆均为首见。

显然孙同学也有话要说,但一直忍着。出了门后,终于说了--显然都是些不适合当老板面说的--我相当同意。 

 

普安镇真是一个特别的镇,有特别好的夜市和特别不好的早餐,同时也有特别陡的坡路。昨晚还和孙同学讨论,那些逆骑的同学将如何面对我们进镇时的超级大坡,没想到童叟无欺一视同仁,出镇也要爬坡--大坡。

变态的、一个又一个的爬坡很快就令孙同学战力下降--但他依然坚持用骑行的方式挪动他那170来斤的体重和百宝箱般的驼包--上川藏线后,我终于亲手帮他清理了过重的驼包。

路一直上坡下坡没完没了。上坡很陡,下坡很陡,但却不是平均分配的,而是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下下下下下下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下下下下。。。。

路边不断见到蜂农,他们不见得不如蜜蜂辛苦。好在科技不断进步,有个别蜂农已经用上了太阳能电池版和地面卫星接收器--不知道是不是违法?

 

路边总见烟田,偶尔还会见到鼓励种烟的标语。

农民种地不过是为了生计,若有更好的收入,种烟也是情理之中。烟草并非十恶不赦--我还享受了20来年的烟草快感--允许种植这种害人的植物也符合吸烟人的期望。

欧洲的一些国家,吸毒也是合法的。

但我总觉着,我们需要些羞耻心。不能总不管不顾地光想着立牌坊。

今天的新闻里说我国连续七年信访总量下降,我很高兴。我还曾替一个朋友高兴过--一向失眠的他有一天告诉我说连续两天没失眠。

后来知道他连喝了两夜酒,根本就没上床。

 

昨天我已经开始抱怨蜀道之难了,没想到那只是热身,今天才真正领教了什么叫蜀道--就是,需要象虫子一样一点一点往前拱的弯道。

阳光灿烂,道路蜿蜒,坡度稳定,累个要死。

顽强的孙同学常常在一两个坡道后就落在后面,我不得不再度操练起本不熟练的自拍营生。

 

好在古柏如云,层出不穷,G108上的我,如同骑行在时空隧道之中。

我根本想不到会有一条可以自由骑行的公路,两侧尽为千年古柏。那些罩着我的树荫,不知道还曾罩过多少帝王将相、才子佳人?

 

它们又见过多少信誓旦旦、悲欢离合?

秦时明月汉时关,唐宗宋祖笑开颜,民主村名今尚在,终知沧海变桑田。

我若是树,我亦无语。 

 

由于绕远、骑错路以及市镇内骑行的原因,我的骑行里程、码表里数比里程碑上的数字要多50多公里,但今天还是兴奋地逮到了108国道2000公里的里程碑。

一位网名“自由自在的鱼”的绵阳骑友陪着我们骑行了数公里,更在2000公里处等了我们很久--轻装前进的他的速度实在太快,我们完全跟不上--萍水相逢,总有陌生的骑友因了一个共同的兴趣和理想而相谈甚欢。政府、学校、父母、媒体总是提醒我们不要同陌生人说话,但这个层层设防的世界里,总有信任与真诚的种子顽强又快乐的生长。

我从这些陌生朋友处得来的温暖,必会传给另一些陌生的朋友。

 

垂乡只是G108国道上不起眼的一个所在,却让我记忆极深。

当我爬过一个又一个又一个又一个陡坡、浑身淌汗、咬牙切齿地骑到那个坡顶时,回望--一个黄牌子写着“长陡下坡,前方连续弯道,谨慎驾驶”--那是写给对面来的司机看的,我刚刚从那些“长陡下坡”爬上来。

 

再前望--一个蓝牌子写着“垂泉”,垂泉乡之意也。我却另有一个应景之解--所谓“垂泉”,乃是如此骑行上来的我们汗如泉涌、垂而不绝之意。

诚不我欺也。。。

 

可恨的是,垂泉之风不绝。没完没了的陡坡直令我和孙同学的语言都变得贫乏,如同没完没了的陡坡一般,就那么几句--都不方便写出来。。。

 

我在路边铝护版上发现了一个痛彻心扉而又挥撒自如的评语--“四川的坡,没有人情味”--一语中的。

 

又爬了一个没有人情味的坡后,本打算趁着等孙同学的功夫拍张汗出如雨时的镇定形象,没想到就在按动快门的刹那,一滴汗水淌进眼睛里,结果拍了一张狼狈又疲惫的片子--不过彼时几乎是浑身浸在汗水里,恐怕无论如何也拍不出淡定的模样。

 

路遇水牛,抓拍一张。北方没有,藏区怕也没有。

 

进绵阳界,因为长虹而闻名天下的地方。 

 

路旁见到了古柏王。

回问一直站在车旁的孙同学,此树龄何?回曰200、500、800乎?树旁石碑载,2300余岁了。

 

告别了2300多岁的古柏没几分钟,路上碰到一位当地的山民,背着分量不轻的背篓,怀中还抱着一只憨憨小小的小狗崽儿。

聊天之后知道,朋友送了他一只小狗,他还要带着小家伙走上数公里才能到家。

我拿出相机拍照,他笑得极为开心。

这是在暗示我生命的哲学吗?

 

山路上下,左弯右转,终于到了七曲山。

七曲山山势虽无要紧之处,却有一座大庙,号七曲山大庙,乃是文昌帝君的祖庭--文昌帝君,掌管人间文章功名之神,又称文曲星君也。

也就是天上管人间能不能考上大学硕士博士写出漂亮文章的那个神仙,绝对实权派。

经过几个不太起眼的路牌后,道路两侧开始出现招展的广告旗幡,“中华圣山”等等庄严的语句沿路而立。正前方一座类楼牌的建筑巍峨地立在国道线上,G108的双向车道分别从两个大门洞中穿过。显然,越来越热闹的修筑逻辑意味着这座圣山的游客主要自成都来,我们算是逆袭了。

路极宽、极平、极舒坦。感谢文昌帝君。

巍峨的石牌楼正中有“七曲山”三个金字隶书,南北两面、左右两侧分别镌刻着对联。我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小心翼翼地仰望,南侧联曰“诸事因果皆定众信人生,坡去平来回望五丁开山”--我无比崇敬地认真推敲,总觉着上下联词不对、意不对、仄不对,甚至连断句都成问题,基本属于对联界的关公战秦琼--当然,我真诚地批评了自己--若非学识浅薄,岂能读不懂文昌帝君驾前的对联?

驱车前行,过牌楼,由南北望,立时无语。

北侧的对联为“圣地重文昌千年古柏叠翠,蜀道历险峻天路七曲回峰”--这幅联就通顺很多,合情合景合意合韵,本为佳作,却又不幸毁在了施工队的手中--只要是背过些唐诗、略略懂点格律的都能一眼看出,这幅联中的“千年”本应对“七曲”,施工时弄错了位置。我反反复复琢磨了一会儿,觉得无论是“千年古柏叠翠,七曲天路回峰”还是“古柏千年叠翠,天路七曲回峰”都为上品。我猜原作应为前者,我却更喜欢后者的时空穿梭、荡气回肠!

只可惜,如此气派的牌楼上竟出了如此低级的错误-------

拜托啊!这是给文昌帝君修牌楼--文昌帝君!天下文人的老大!--你还以为是建航母呢?!

 

牌楼后接着一组更加巍峨的建筑,游客中心也。

如今的神仙都有无数的信徒供奉香火,是个神仙就收钱。那些职位平平的小神小仙都有人磕头,文昌帝君这样的罕见大牌自然不在话下。

游客中心真的漂亮,有一些极精美的浮雕,若干年后必是了不起的艺术珍品,我们很庆幸能在启用之前过过瘾。

 

梓潼同样是个好地方,夜晚热闹又温暖,恰是我喜欢的那种调调--实惠、便宜、过瘾。。。 

 

今日骑行79公里,累计2119公里。 

I have a bike:D23 普安-梓潼 - songxy.1226 - songxy.1226的博客

 

2012年8月25日,骑行第23日。晴。

今天的上午依然重复着昨天的故事。我一个人早起早行已经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了,现在,两个人,更困难了。

8点半多艰难起床,9点多开吃早餐。

出门在外,我尽力作一个低调的人、和气的人、没脾气的人,有时还要特别装成极有修养之人。我告诉老板,包子太咸,老板说,淡了没味道,我说,那为什么豆浆会如此之淡呢?你确信放豆浆了?我尽量用平实的语调和和善的表情对那个早餐店的女老板说,多年以来,走过很多路,吃过各种早餐,如此咸的包子和如此稀的豆浆均为首见。

显然孙同学也有话要说,但一直忍着。出了门后,终于说了--显然都是些不适合当老板面说的--我相当同意。 

 

普安镇真是一个特别的镇,有特别好的夜市和特别不好的早餐,同时也有特别陡的坡路。昨晚还和孙同学讨论,那些逆骑的同学将如何面对我们进镇时的超级大坡,没想到童叟无欺一视同仁,出镇也要爬坡--大坡。

变态的、一个又一个的爬坡很快就令孙同学战力下降--但他依然坚持用骑行的方式挪动他那170来斤的体重和百宝箱般的驼包--上川藏线后,我终于亲手帮他清理了过重的驼包。

路一直上坡下坡没完没了。上坡很陡,下坡很陡,但却不是平均分配的,而是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下下下下下下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下下下下。。。。

路边不断见到蜂农,他们不见得不如蜜蜂辛苦。好在科技不断进步,有个别蜂农已经用上了太阳能电池版和地面卫星接收器--不知道是不是违法?

 

路边总见烟田,偶尔还会见到鼓励种烟的标语。

农民种地不过是为了生计,若有更好的收入,种烟也是情理之中。烟草并非十恶不赦--我还享受了20来年的烟草快感--允许种植这种害人的植物也符合吸烟人的期望。

欧洲的一些国家,吸毒也是合法的。

但我总觉着,我们需要些羞耻心。不能总不管不顾地光想着立牌坊。

今天的新闻里说我国连续七年信访总量下降,我很高兴。我还曾替一个朋友高兴过--一向失眠的他有一天告诉我说连续两天没失眠。

后来知道他连喝了两夜酒,根本就没上床。

 

昨天我已经开始抱怨蜀道之难了,没想到那只是热身,今天才真正领教了什么叫蜀道--就是,需要象虫子一样一点一点往前拱的弯道。

阳光灿烂,道路蜿蜒,坡度稳定,累个要死。

顽强的孙同学常常在一两个坡道后就落在后面,我不得不再度操练起本不熟练的自拍营生。

 

好在古柏如云,层出不穷,G108上的我,如同骑行在时空隧道之中。

我根本想不到会有一条可以自由骑行的公路,两侧尽为千年古柏。那些罩着我的树荫,不知道还曾罩过多少帝王将相、才子佳人?

 

它们又见过多少信誓旦旦、悲欢离合?

秦时明月汉时关,唐宗宋祖笑开颜,民主村名今尚在,终知沧海变桑田。

我若是树,我亦无语。 

 

由于绕远、骑错路以及市镇内骑行的原因,我的骑行里程、码表里数比里程碑上的数字要多50多公里,但今天还是兴奋地逮到了108国道2000公里的里程碑。

一位网名“自由自在的鱼”的绵阳骑友陪着我们骑行了数公里,更在2000公里处等了我们很久--轻装前进的他的速度实在太快,我们完全跟不上--萍水相逢,总有陌生的骑友因了一个共同的兴趣和理想而相谈甚欢。政府、学校、父母、媒体总是提醒我们不要同陌生人说话,但这个层层设防的世界里,总有信任与真诚的种子顽强又快乐的生长。

我从这些陌生朋友处得来的温暖,必会传给另一些陌生的朋友。

 

垂乡只是G108国道上不起眼的一个所在,却让我记忆极深。

当我爬过一个又一个又一个又一个陡坡、浑身淌汗、咬牙切齿地骑到那个坡顶时,回望--一个黄牌子写着“长陡下坡,前方连续弯道,谨慎驾驶”--那是写给对面来的司机看的,我刚刚从那些“长陡下坡”爬上来。

 

再前望--一个蓝牌子写着“垂泉”,垂泉乡之意也。我却另有一个应景之解--所谓“垂泉”,乃是如此骑行上来的我们汗如泉涌、垂而不绝之意。

诚不我欺也。。。

 

可恨的是,垂泉之风不绝。没完没了的陡坡直令我和孙同学的语言都变得贫乏,如同没完没了的陡坡一般,就那么几句--都不方便写出来。。。

 

我在路边铝护版上发现了一个痛彻心扉而又挥撒自如的评语--“四川的坡,没有人情味”--一语中的。

 

又爬了一个没有人情味的坡后,本打算趁着等孙同学的功夫拍张汗出如雨时的镇定形象,没想到就在按动快门的刹那,一滴汗水淌进眼睛里,结果拍了一张狼狈又疲惫的片子--不过彼时几乎是浑身浸在汗水里,恐怕无论如何也拍不出淡定的模样。

 

路遇水牛,抓拍一张。北方没有,藏区怕也没有。

 

进绵阳界,因为长虹而闻名天下的地方。 

 

路旁见到了古柏王。

回问一直站在车旁的孙同学,此树龄何?回曰200、500、800乎?树旁石碑载,2300余岁了。

 

告别了2300多岁的古柏没几分钟,路上碰到一位当地的山民,背着分量不轻的背篓,怀中还抱着一只憨憨小小的小狗崽儿。

聊天之后知道,朋友送了他一只小狗,他还要带着小家伙走上数公里才能到家。

我拿出相机拍照,他笑得极为开心。

这是在暗示我生命的哲学吗?

 

山路上下,左弯右转,终于到了七曲山。

七曲山山势虽无要紧之处,却有一座大庙,号七曲山大庙,乃是文昌帝君的祖庭--文昌帝君,掌管人间文章功名之神,又称文曲星君也。

也就是天上管人间能不能考上大学硕士博士写出漂亮文章的那个神仙,绝对实权派。

经过几个不太起眼的路牌后,道路两侧开始出现招展的广告旗幡,“中华圣山”等等庄严的语句沿路而立。正前方一座类楼牌的建筑巍峨地立在国道线上,G108的双向车道分别从两个大门洞中穿过。显然,越来越热闹的修筑逻辑意味着这座圣山的游客主要自成都来,我们算是逆袭了。

路极宽、极平、极舒坦。感谢文昌帝君。

巍峨的石牌楼正中有“七曲山”三个金字隶书,南北两面、左右两侧分别镌刻着对联。我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小心翼翼地仰望,南侧联曰“诸事因果皆定众信人生,坡去平来回望五丁开山”--我无比崇敬地认真推敲,总觉着上下联词不对、意不对、仄不对,甚至连断句都成问题,基本属于对联界的关公战秦琼--当然,我真诚地批评了自己--若非学识浅薄,岂能读不懂文昌帝君驾前的对联?

驱车前行,过牌楼,由南北望,立时无语。

北侧的对联为“圣地重文昌千年古柏叠翠,蜀道历险峻天路七曲回峰”--这幅联就通顺很多,合情合景合意合韵,本为佳作,却又不幸毁在了施工队的手中--只要是背过些唐诗、略略懂点格律的都能一眼看出,这幅联中的“千年”本应对“七曲”,施工时弄错了位置。我反反复复琢磨了一会儿,觉得无论是“千年古柏叠翠,七曲天路回峰”还是“古柏千年叠翠,天路七曲回峰”都为上品。我猜原作应为前者,我却更喜欢后者的时空穿梭、荡气回肠!

只可惜,如此气派的牌楼上竟出了如此低级的错误-------

拜托啊!这是给文昌帝君修牌楼--文昌帝君!天下文人的老大!--你还以为是建航母呢?!

 

牌楼后接着一组更加巍峨的建筑,游客中心也。

如今的神仙都有无数的信徒供奉香火,是个神仙就收钱。那些职位平平的小神小仙都有人磕头,文昌帝君这样的罕见大牌自然不在话下。

游客中心真的漂亮,有一些极精美的浮雕,若干年后必是了不起的艺术珍品,我们很庆幸能在启用之前过过瘾。

 

梓潼同样是个好地方,夜晚热闹又温暖,恰是我喜欢的那种调调--实惠、便宜、过瘾。。。 

 

今日骑行79公里,累计2119公里。 

I have a bike:D23 普安-梓潼 - songxy.1226 - songxy.1226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