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ongxy.1226的博客

 
 
 

日志

 
 

I have a bike:国道318,那些乐子(1)  

2012-11-01 19:42: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成都出发向雅安,我们的队伍已扩编至3人。路边的这一顿午餐惊动了好几伙自驾,各路美女纷纷过来拍照。 

 

在刚出发的日子里,里程碑上题字总是一件很新鲜有趣的事情。

 

第二天便又有两位入伙。脚丫子的颜色基本说明了这一伙人此次的骑行资历:我从北京出发,果冻珠海,左手广州,孙彬西安,华少的最白,成都。

 

这个庞大的五人阵容看上去已经很拉风了,但第二天又收了一位。

 

夜行一直是大家号称要竭力避免的事情,但从成都出来的第二天就碰到了。而且我和左手当晚一直陪着一位不认识的、掉了队的、摔了跤的、没有车前灯的、精疲力尽的、大四在读的小伙子,两个车灯前后为他照明。我们照顾了1个半小时、还消灭了左手贡献的一块压缩饼干的小伙子当晚看到队伍后,甚至没对我们说句谢谢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了。 

 

左手此行有一重要安排:为他的求婚大旗征集签名,并且每到垭口处都要旗儿招展下。

 

华少也很忙。他甚至随身带着戒指,计划在布达拉宫前向她的女友求婚。

 

孙同学也很忙。甚至在这两位求婚男出现前,就已经在川陕大地上不断地向她的女友深情告白了。他特意提醒我帮他留意这块里程碑,原因好象是2131是“爱你想你”的意思,而上面手套捧着的布偶“小饭饭”,则代表了他2131的女友。这些把戏搞得我一头雾水。

 

骑行川藏线的主要内容有两个:上坡和下坡。高海拔区的上坡动作尤为累人,难怪有骑友在地面上发此呼唤。

 

高反是入藏骑行必然要面对的问题。左手在前几天一直表现神勇,但第五天爬折多山时终于撞上了高反,一路无精打彩。 

 

藏区野狗横行是各种攻略、游记上不断提及和警告的,搞得许多骑友谈狗、见狗变色,偏偏又到处都有狗。自从见我在塔公草原用两块小面包就收买了两条小野狗后,队友们的胆量值迅速提升。

 

事实上藏区的野狗都很温顺,对人极友善,基本属于一个口哨就能唤来的那种。特别是一些有点残疾的弱势野狗,更乐于和人亲热一番。

 

这里碰到的七八条野狗见了藏民就狂吠,见了我们却格外亲热。

 

大家对狗的感情与日俱增。 

 

但队友们说什么也想不到我和驴也可以有如此亲密的接触。这两只乖巧的驴后来干脆转到路上,亲热得象两只猫般往我的怀里拱,逗得一旁本已开始拍照记录的左手前仰后合,完全忘记了本职工作。 

 

后来孙同学在色拉寺见到一只猫跑到坐在地上休息的我的腿上睡觉就不觉着奇怪了。

 

有同伴一起走的好处之一是有人给拍照,特别是骑行时的照片,自拍是相当困难的。 

 

但我拍这张的目的并不是觉得左手的姿势好看,而是想记录高尔寺山到雅江(9月7日)的烂路究竟有多烂。那时我正高反,头疼,却要在如此烂路上一路颠簸下行!

 

号称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烂路没有泥,我们个个都成了兵马俑--比山西那次更象。

 

我对那段尘土飞扬的烂路的诅咒似乎起了点作用,第二天从雅江到相克宗村再到剪子弯山的烂路多了许多烂泥--我的旅行车前挡泥板离车轮太近,几乎每过一段烂泥路都要下来清理一番。如果让我选择,这回我宁愿尘土。

 

由新都桥到巴塘的这几天路程是整个川藏线上最艰难的一段,也是搭车率最高的一段,我们沿途碰到的骑友绝大多数都是塔车而过。好在就算在这样的烂路面前,我的“不搭车、不推车”的想法也从未动摇。

 

第一次碰到军车大队还很兴奋,连续几天都碰着同一队军车就不那么兴奋了。每次军车经过都耗时甚多,尘土飞扬,其中一次一辆还几乎要擦到果冻。再见到这支英雄的队伍,我们总是礼貌让行,宁肯等上半个小时。 

 

有时等待也很舒服。等队友的时候,躺在被太阳晒得热乎乎、同时又避风的石头窝里闭目休息,还真有点希望队友干脆骑得再慢点算了。

从成都出发向雅安,我们的队伍已扩编至3人。路边的这一顿午餐惊动了好几伙自驾,各路美女纷纷过来拍照。 

 

在刚出发的日子里,里程碑上题字总是一件很新鲜有趣的事情。

 

第二天便又有两位入伙。脚丫子的颜色基本说明了这一伙人此次的骑行资历:我从北京出发,果冻珠海,左手广州,孙彬西安,华少的最白,成都。

 

这个庞大的五人阵容看上去已经很拉风了,但第二天又收了一位。

 

夜行一直是大家号称要竭力避免的事情,但从成都出来的第二天就碰到了。而且我和左手当晚一直陪着一位不认识的、掉了队的、摔了跤的、没有车前灯的、精疲力尽的、大四在读的小伙子,两个车灯前后为他照明。我们照顾了1个半小时、还消灭了左手贡献的一块压缩饼干的小伙子当晚看到队伍后,甚至没对我们说句谢谢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了。 

 

左手此行有一重要安排:为他的求婚大旗征集签名,并且每到垭口处都要旗儿招展下。

 

华少也很忙。他甚至随身带着戒指,计划在布达拉宫前向她的女友求婚。

 

孙同学也很忙。甚至在这两位求婚男出现前,就已经在川陕大地上不断地向她的女友深情告白了。他特意提醒我帮他留意这块里程碑,原因好象是2131是“爱你想你”的意思,而上面手套捧着的布偶“小饭饭”,则代表了他2131的女友。这些把戏搞得我一头雾水。

 

骑行川藏线的主要内容有两个:上坡和下坡。高海拔区的上坡动作尤为累人,难怪有骑友在地面上发此呼唤。

 

高反是入藏骑行必然要面对的问题。左手在前几天一直表现神勇,但第五天爬折多山时终于撞上了高反,一路无精打彩。 

 

藏区野狗横行是各种攻略、游记上不断提及和警告的,搞得许多骑友谈狗、见狗变色,偏偏又到处都有狗。自从见我在塔公草原用两块小面包就收买了两条小野狗后,队友们的胆量值迅速提升。

 

事实上藏区的野狗都很温顺,对人极友善,基本属于一个口哨就能唤来的那种。特别是一些有点残疾的弱势野狗,更乐于和人亲热一番。

 

这里碰到的七八条野狗见了藏民就狂吠,见了我们却格外亲热。

 

大家对狗的感情与日俱增。 

 

但队友们说什么也想不到我和驴也可以有如此亲密的接触。这两只乖巧的驴后来干脆转到路上,亲热得象两只猫般往我的怀里拱,逗得一旁本已开始拍照记录的左手前仰后合,完全忘记了本职工作。 

 

后来孙同学在色拉寺见到一只猫跑到坐在地上休息的我的腿上睡觉就不觉着奇怪了。

 

有同伴一起走的好处之一是有人给拍照,特别是骑行时的照片,自拍是相当困难的。 

 

但我拍这张的目的并不是觉得左手的姿势好看,而是想记录高尔寺山到雅江(9月7日)的烂路究竟有多烂。那时我正高反,头疼,却要在如此烂路上一路颠簸下行!

 

号称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烂路没有泥,我们个个都成了兵马俑--比山西那次更象。

 

我对那段尘土飞扬的烂路的诅咒似乎起了点作用,第二天从雅江到相克宗村再到剪子弯山的烂路多了许多烂泥--我的旅行车前挡泥板离车轮太近,几乎每过一段烂泥路都要下来清理一番。如果让我选择,这回我宁愿尘土。

 

由新都桥到巴塘的这几天路程是整个川藏线上最艰难的一段,也是搭车率最高的一段,我们沿途碰到的骑友绝大多数都是塔车而过。好在就算在这样的烂路面前,我的“不搭车、不推车”的想法也从未动摇。

 

第一次碰到军车大队还很兴奋,连续几天都碰着同一队军车就不那么兴奋了。每次军车经过都耗时甚多,尘土飞扬,其中一次一辆还几乎要擦到果冻。再见到这支英雄的队伍,我们总是礼貌让行,宁肯等上半个小时。 

 

有时等待也很舒服。等队友的时候,躺在被太阳晒得热乎乎、同时又避风的石头窝里闭目休息,还真有点希望队友干脆骑得再慢点算了。

从成都出发向雅安,我们的队伍已扩编至3人。路边的这一顿午餐惊动了好几伙自驾,各路美女纷纷过来拍照。 

 

在刚出发的日子里,里程碑上题字总是一件很新鲜有趣的事情。

 

第二天便又有两位入伙。脚丫子的颜色基本说明了这一伙人此次的骑行资历:我从北京出发,果冻珠海,左手广州,孙彬西安,华少的最白,成都。

 

这个庞大的五人阵容看上去已经很拉风了,但第二天又收了一位。

 

夜行一直是大家号称要竭力避免的事情,但从成都出来的第二天就碰到了。而且我和左手当晚一直陪着一位不认识的、掉了队的、摔了跤的、没有车前灯的、精疲力尽的、大四在读的小伙子,两个车灯前后为他照明。我们照顾了1个半小时、还消灭了左手贡献的一块压缩饼干的小伙子当晚看到队伍后,甚至没对我们说句谢谢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了。 

 

左手此行有一重要安排:为他的求婚大旗征集签名,并且每到垭口处都要旗儿招展下。

 

华少也很忙。他甚至随身带着戒指,计划在布达拉宫前向她的女友求婚。

 

孙同学也很忙。甚至在这两位求婚男出现前,就已经在川陕大地上不断地向她的女友深情告白了。他特意提醒我帮他留意这块里程碑,原因好象是2131是“爱你想你”的意思,而上面手套捧着的布偶“小饭饭”,则代表了他2131的女友。这些把戏搞得我一头雾水。

 

骑行川藏线的主要内容有两个:上坡和下坡。高海拔区的上坡动作尤为累人,难怪有骑友在地面上发此呼唤。

 

高反是入藏骑行必然要面对的问题。左手在前几天一直表现神勇,但第五天爬折多山时终于撞上了高反,一路无精打彩。 

 

藏区野狗横行是各种攻略、游记上不断提及和警告的,搞得许多骑友谈狗、见狗变色,偏偏又到处都有狗。自从见我在塔公草原用两块小面包就收买了两条小野狗后,队友们的胆量值迅速提升。

 

事实上藏区的野狗都很温顺,对人极友善,基本属于一个口哨就能唤来的那种。特别是一些有点残疾的弱势野狗,更乐于和人亲热一番。

 

这里碰到的七八条野狗见了藏民就狂吠,见了我们却格外亲热。

 

大家对狗的感情与日俱增。 

 

但队友们说什么也想不到我和驴也可以有如此亲密的接触。这两只乖巧的驴后来干脆转到路上,亲热得象两只猫般往我的怀里拱,逗得一旁本已开始拍照记录的左手前仰后合,完全忘记了本职工作。 

 

后来孙同学在色拉寺见到一只猫跑到坐在地上休息的我的腿上睡觉就不觉着奇怪了。

 

有同伴一起走的好处之一是有人给拍照,特别是骑行时的照片,自拍是相当困难的。 

 

但我拍这张的目的并不是觉得左手的姿势好看,而是想记录高尔寺山到雅江(9月7日)的烂路究竟有多烂。那时我正高反,头疼,却要在如此烂路上一路颠簸下行!

 

号称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烂路没有泥,我们个个都成了兵马俑--比山西那次更象。

 

我对那段尘土飞扬的烂路的诅咒似乎起了点作用,第二天从雅江到相克宗村再到剪子弯山的烂路多了许多烂泥--我的旅行车前挡泥板离车轮太近,几乎每过一段烂泥路都要下来清理一番。如果让我选择,这回我宁愿尘土。

 

由新都桥到巴塘的这几天路程是整个川藏线上最艰难的一段,也是搭车率最高的一段,我们沿途碰到的骑友绝大多数都是塔车而过。好在就算在这样的烂路面前,我的“不搭车、不推车”的想法也从未动摇。

 

第一次碰到军车大队还很兴奋,连续几天都碰着同一队军车就不那么兴奋了。每次军车经过都耗时甚多,尘土飞扬,其中一次一辆还几乎要擦到果冻。再见到这支英雄的队伍,我们总是礼貌让行,宁肯等上半个小时。 

 

有时等待也很舒服。等队友的时候,躺在被太阳晒得热乎乎、同时又避风的石头窝里闭目休息,还真有点希望队友干脆骑得再慢点算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